王帝君給趙思齊拿到兩株通心草之後並冇有被她放走,而是又被趙思齊拉到龍組的秘密基地裡去。

行車路上,王帝君忍不住問道:“到底什麼情況?你們那些科研我可不懂,你拉我去也是白搭。”

趙思齊又以軍事機密為由拒絕答覆,隻是說道:“少廢話,等你到了就知道了。”

等到了龍組基地,王帝君跟著趙思齊來到地下實驗室。

入眼所見,大量的穿著無塵服的科研人員正在忙碌地走來走去。

走到最底層的時候,王帝君赫然看到那塊被他從深水潭敲下來的石頭就被擺放在儀器上,身上正閃爍著藍色的電芒。

王帝君經詫異地發出了一聲驚咦:“這個東西這麼奇怪,竟然還會產生電?”

趙思齊說道:“現在你看到的就是這塊石頭本來的樣子,我們嘗試上百種辦法之後終於把它啟用了。”

王帝君又指了指她手中用鉛盒裝著的通心草問道:“那它跟通心草有什麼關係?你為什麼要找我拿通心草過來?”

這時候龍王和紅刃從裡麵走出來,趙思齊就說道:“你問他們兩個吧,他們知道得更清楚。”

龍王走過來,不等王帝君開口,他就搶先說話。

“你還看不明白,難道你不覺得裡麵閃爍的東西跟你有些熟悉嗎?”

聽到他這這麼說,王帝君扭頭看向裡麵的石頭塊,端詳它身上閃爍出來的電流一樣的東西。

不看不要緊,這一看一下,他還真發現這東西跟他有種莫名的熟悉感。

突然,一道“電流”徑直朝他射來,打在玻璃罩上拍出劈裡啪啦的響聲。

黃帝君的臉色瞬間變了,驚呼道:“這……這是靈力?”

靈力和內力不同,內力是古武者的專屬,而靈力是修真者才擁有的東西,是修真者煉化天地靈氣後的結果。

但是一塊石頭不應該具有靈力,他頂多隻是蘊含充沛的靈氣而已。

龍王很嚴肅的說道:“冇錯就是靈力。”

“它最詭異的地方在於,自然界不可能無端地產生有靈力這個東西。而它身上有並且能夠散發出來並且能主動攻擊,那就證明它不是天然產物。”

此話一出,包括王帝君、趙思齊、紅刃等人,皆是感到後背發涼。

不是自然產生的東西,那就意味著深潭底部的那塊巨石是有人放下去的。

而這一塊是王帝君敲下來帶回來的,是不是就意味著王帝君和他們就已經得罪了那個,能把那麼大一塊靈力巨石放在那裡的大人物。

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人存在,如果他真的有那麼強大的能力,那對他們來說不異於一個災難。

王帝君的眼神緊緊的盯著玻璃罩裡麵的石頭,這一看足足看了十幾分鐘。

最後他走近玻璃罩,對龍王說道:“讓人把玻璃罩拿開吧,我想跟它深入接觸看看。”

趙思齊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,警告道:“你彆開玩笑,這可是能要命的事情。”

王帝君衝她點點頭,也對龍王說道:“放心,我有分寸,我還不想死呢。”

“你們退到五米之外即可,這裡交給我一個人就能搞定。”

說話間,他已經從兜裡掏出一片,快速在上麵刻下陣法。

他要用陣法預防石頭的能量暴動,給基地造成巨大的殺傷力和破壞力。

見他很快準備就緒,而且看起來眼神堅毅、信心十足。

龍王也隻能同意他的做法。

在給操作人員下命令之後,照在石頭上麵的玻璃罩緩緩升起,把石頭特地裸露在王鐵軍麵前。

王帝君啟用陣法,做好防護,然後緩緩抬起手朝石頭摸去。

當他的手指距離石頭隻剩下半米的時候,石頭上的靈力突然彙聚成一束,朝他的手臂上撲過去,鑽進他的身體裡。

那狀態就像小溪遇見了奔騰大海一樣,源源不斷的靈力從石頭的身上過渡到王帝君的身上。

與此同時,王帝軍感覺到自己之前在金三角積累的靈力也被啟用了起來,體內靈力沸騰了。

隨著石頭上的靈力不停地輸入,王帝君體內的靈力很快就達到了一個臨界點。

緊接著,整個地下基地狂風大作。

王帝君一看情況不妙,立即將陣法全麵啟動,把所有異象困在陣法之內。

十分鐘過去。

半小時過去。

三小時過去。

轟!

一道白光沖天而起,耀眼至極。

不過白光很快又被陣法籠罩在內,強行的壓著不給它往上衝,否則天花板都要被它衝破了。

15分鐘後,陣法裡白光散去,陣法也被王帝君撤掉。

王帝君的精神麵貌跟剛纔已經完全不同,強大的氣勢從他身上流淌出來,彷彿一尊神一樣站在他們麵前。

龍王眯著眼睛,滿臉的驚駭之色。

這是他擔任龍王以來。極其少有的露出這樣不淡定的表情。

他哆嗦著聲音問道:“你……你是不是突破境界了?”

王帝君撤掉身上的氣勢,很快又變成了一個平凡人的模樣,連眼中的神光都不見了。

他笑著說道:“冇錯,藉助於剛纔這塊石頭身上的靈力,我又成功破鏡了。”

“那你現在是什麼境界?”龍王脫口而出地問。

王帝君嘿嘿一笑:“不高不高,也就醫仙境界和武仙境界而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