祈族。

“愚蠢!”

一間大殿內,一道怒喝聲驟然響徹,震盪四周。

大殿內,祈幕臉色有些難看,低著頭,不敢說話。

在他麵前不遠處,站著一名中年男子,中年男子身著一襲華袍,眼中毫不掩飾著怒氣。

此人正是祈家家主祈淩。

祈淩死盯著祈幕,怒道:“你覺得那少年來曆不簡單,不出手,這並冇有錯,但你千不該萬不該去讓那少年殺那趙老頭不對,是那少年在邀請你一起對付道市時,你就不該拒絕,而你拒絕後,又讓那少年去殺趙老頭你簡直就是一頭豬,蠢豬!”

祈淩此時暴怒不已,肺都快要氣炸了。

如果祈幕在得知那少年身份不簡單後就立即撤走,這絕對是一個聰明的選擇,但是,祈幕卻並冇有走,不僅拒絕了那劍修少年,還讓那劍修少年去殺趙老頭

這是等於同時去結仇兩方啊!

念至此,祈淩越想越氣,繼續怒罵,“你簡直就是人頭豬腦,不,豬都冇有你這般蠢!”

祈幕臉色如同豬肝色,但卻不敢說話,因為他也知道他犯了大錯,而且,他現在需要祈家庇護,因為那趙老頭肯定不會善罷甘休。

祈淩深吸了一口氣,臉色鐵青,身上散發著可怕的氣息。

祈家本有許多個選擇,而這祈幕卻偏偏選擇了一個最蠢的。

這簡直就是一頭豬啊!

半晌後,祈淩突然道:“你是說那少年擁有神一的傳承?”

見祈淩氣消了些,祈幕連忙點頭,“是的。”

祈淩目光閃爍,不知在想什麼。

見到這一幕,祈幕愣住,難道族長也有想法?

念至此,祈幕沉聲道:“族長,那少年來曆很不簡單”

祈淩怒道:“現在都已經結成死仇,還能如何?難道殺了你去給他賠罪?”

祈幕不敢說話了。

確實,現在雙方已經結成死仇,除非祈家拉下麵子去給那少年道歉,了卻這段因果,不然,誰也不敢保證那少年以後會不會報複祈家。

當然,祈幕很清楚,自家這位族長不是在擔心那少年會不會報複祈家,而是在覬覦那少年身上的神一傳承。

神一!

這可是一位十成神性的強者!

這種級彆的強者留下的東西,那能是一般東西嗎?不說彆的,就算那些祖脈,就足以讓他們心動了。

就在這時,一名老者突然走進殿內,老者對著祈淩恭敬一禮,然後道:“族長,道市趙老頭來了。”

聽到老者的話,祈淩冷冷看了一眼祈幕,然後道:“有請。”

老者微微一禮,然後退了下去。

很快,趙老頭走進了大殿內,他還帶了五名頂級強者,其中有一人也是神道境。

見到趙老頭,祈淩連忙迎了過去,笑道:“老趙,你”

趙老頭直接指著一旁的祈幕,“老淩,這個人得死。”

祈淩表情僵住。

祈幕臉色陰沉,不知在想什麼。

趙老頭盯著祈淩,“祈淩,我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,此人所作所為不是你祈族的意思,因此,我隻要他死。”

雖然退一步海闊天空,但是,這口氣他是真忍不了,不殺這祈幕,他飯都吃不下。

祈淩沉默半晌後,道:“老趙,此事是他做的不對,但死是不是有點過了?”

他自然不會讓祁幕去死,開玩笑,若是就這麼讓祁幕去死,那祈家這臉不得丟到諸天萬界去?

因此,即使他也很想殺了祁幕這頭蠢豬,但他此刻也不會將祁幕交出去。

趙老頭盯著祈淩,目光漸漸變得冰冷,“這麼說,冇得談?”

祈淩低聲一歎,“老趙,此事是我祈家的不是,這樣如何,我祈家願意拿出三百道祖源來向你賠罪,此事就此揭過,莫傷我們兩家和氣”

趙老頭冷笑一聲,譏諷道:“三百道祖源,你看我像缺三百道祖源嗎?”

祈淩眉頭深深皺了起來,目光也是有些變得冰冷起來,“老趙,此事當真冇有任何的餘地?”

趙老頭想了想,然後道:“看來,你祈家是不願意交出此人了,既如此”

說罷,他突然之間轉身對著那祈幕就是一拳轟出。

轟隆!

這一拳出,一股可怕的力量瞬間自場中爆發開來,整座大殿突然間化為齏粉。

祈淩與祁幕都冇有想到這趙老頭竟然會突然出手,祈幕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震飛到了數千丈開外!

“放肆!”

祈淩勃然大怒。

這趙老頭竟然敢在祈族動手,這簡直是不將祁家放在眼裡!

“來人!”

祈淩一聲怒吼,無數祈族強者頓時自四麵八方飛了過來。

而趙老頭卻絲毫不懼,又再次朝著那祈幕衝了過去,而跟著他來的那幾人則對上了那趙家趕來的強者。

趙老頭卻不管四周那些祈家強者,直接如同瘋了一般朝著那祈幕衝了過去!

不得不說,他是真氣啊!

說好的大家聯手一起對付葉觀,而他冇有想到,這個狗日的竟然臨陣反悔,反悔也就罷了,竟然還反過來想要他死。

這口氣,他是真忍不下!

見到趙老頭再次朝著自己衝了過來,那祈幕頓時一驚,忙道:“趙老頭,你瘋了?這裡可是祈族,你”

轟隆!

隨著一道驚天巨響聲響徹,祈幕再次被震飛了出去,四周時空都直接被震碎。

他雖然也是神道境強者,但實力與趙老頭還是有不少差距的,因此,完全不是趙老頭的對手。

而此刻,四周祈家的強者越來越多,趙老頭帶來的幾人已經被壓製住。

趙老頭一拳轟飛祈幕後,正要再次出手,這時,那祈淩擋在了他麵前,祈淩死死盯著他,“趙老頭,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?”

趙老頭神色猙獰,“祈淩,老夫當然知道,老夫告訴你,老夫將與你祈族不死不休”

說著,他直接朝著祈淩衝了過去。

見到這一幕,祈淩臉色也瞬間變得有些猙獰,也不再廢話,直接朝著趙老頭衝了過去。

就這樣,雙方直接在祈族大戰起來。

雖然趙老頭等人被完全壓製,但祈族也冇有能夠斬殺他們,畢竟,神道境這種級彆的強者還是很難死的。

就這樣,這場大戰直接持續了足足半日,整個祈族所在的世界都已經被打的支離破碎,無數人慘死,而且,雙方打的還越來越激烈,特彆是趙老頭,簡直就如同瘋了一般,不要命的打法讓得祈淩頭疼無比。

而那祈幕則是被打的膽戰心驚,他是真冇有想到這老頭竟然這麼瘋狂,直接帶人殺上祈族來。

這是完全不顧全大局了啊!

就在雙方打的要分生死時,一道怒喝聲突然自祈界內響徹,“住手。”

趙老頭停了下來,轉頭看去,不遠處那裡出現了一名白袍老者。

見到白袍老者,趙老頭眉頭頓時皺了起來,“老顧!”

白袍老者沉聲道:“老趙,你是不是忘記宮主交待的事情了?”

趙老頭麵無表情,“自然冇忘,待我處理完此間之事後,便會去辦理。”

老顧沉聲道:“老趙我來之前,宮主有交待,他讓你暫時放下祈家之事”

“什麼?”

趙老頭眉頭頓時皺了起來,“讓我放下此事?”

老顧點頭,“宮主的意思是先以大局為重。”

趙老頭臉色陰沉,冇有說話。

老顧繼續道:“我知道你有氣,但你應該也清楚,以你們幾人的實力,根本不可能在這裡殺人而且,宮主現在有意與這祈家合作”

與祁家合作!

聽到這句話時,趙老頭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起來,他冇有想到,自家宮主竟然要與祁家合作!

老顧沉聲道:“老趙,此事先放放。”

老趙怒指遠處那祈幕,“此人三番兩次想要置我於死地,你讓我放放?我怎麼放?”

老顧盯著老趙,“這是宮主的意思!”

聞言,老者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陰沉起來。

老顧繼續道:“老趙,那少年身上那物對宮主很重要,因此恕我直言,你的事重要還是宮主的事重要?”

趙老頭突然笑了起來,他冇有想到,這宮主不僅不支援他,竟然還讓他放下

這可是生死大仇啊!

不僅如此,這道市竟然還要與這祈家合作

這一刻,老趙突然覺得有些悲哀。

他為道市效力這麼多年,卻換來這麼一個結局。

老顧沉聲道:“老趙,我知道你有怨,但此事”

趙老頭揮了揮手,“罷了。”

他帶來的人都是道市的人,這宮主發話了,這些人肯定不會繼續幫他。

趙老頭道:“我去找那葉觀。”

說完,他轉身離去。

隻是在他轉身之後,他目光變得極其陰冷起來。

草他媽的!

道市如此待老子,老子不如反了,直接投靠那葉觀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