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崢隨口一說。

“就是前段時間幫了他們老闆一點小忙。”

“他們老闆以前是安全部的教官,跟他有點小交情。”

王雨點了點頭,扶著椅子起身。

“你還真是到處都能結交朋友。”

陳崢給她搭把手。

“誰叫我這個人講義氣呢。”

兩人謝過趙嘉的好意,互相拌嘴走出飯店。

少有的甜蜜蔓延在寧靜的街道上。

兩人心裡都有一股淡淡的幸福感充盈心間。

他們的生活總是太忙了,這樣的寧靜時光堪稱彌足珍貴。

兩人手牽手走著,王雨鬨陳崢笑。

生活在這一刻圓滿了。

在他們走出巷子時,一輛勞斯萊斯停在了他們麵前。

陳崢和王雨接著往前麵走。

一個男人從車上走下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。

“陳先生。”

王雨向陳崢看了看,用眼神詢問陳崢是不是又是他認識的人?

陳崢眨了眨眼睛,這個男人他是真的不認識啊。

陳崢看著男人問。

“請問你是?”

“找我有什麼事情嗎?”

男人舉起手鼓了鼓掌,巴掌聲落下。

兩個黑衣人從後備箱中拎出開了四個黑色皮箱。

男人開口向陳崢介紹起了自己。

“陳先生,容我先向您自我介紹一下。”

“我是來自三江幫翟家的人,我叫翟蒼。”

“今日冒昧拜訪,是想找陳先生談一樁交易的。”

王雨腦海中轉了轉,翟家的事她最近有所耳聞。

她湊到陳崢的耳邊跟他耳語了一番。

“翟家是米國三江幫的勢力之一。”

“最近他們家族的人攀上了洛斯柴爾家族的人。”

“一時之間風頭無二。”

陳崢從王雨短短幾句話中就能明白她想說的真正意思。

洛斯柴爾家族是米國財團中的一員,實力算是不上不下的程度。

但是對於米國那邊而言。

既然都已經進了米國財團的話,那麼他們的地位也就水漲船高了。

翟家攀上了洛斯柴爾家族的話,確實是能夠有些風頭的。

翟蒼向王雨微微一笑。

“陳夫人對我們翟家倒是挺瞭解的。”

王雨攤了攤手。

“圈子實際上就是這麼大點。”

“大家朋友圈相互交疊了起來,就什麼都知道了。”

陳崢向翟蒼看了過去,開門見山的問。

“你們翟家現如今這麼大的風頭。”

“還用得著來找我跟我做交易嗎?”

“我想有什麼交易會讓你們都搞不定呢?”

翟蒼搖了搖頭。

“對於我們來說,確實是一件麻煩事。”

“但是對於陳先生來說,隻不過是動動嘴皮子的事情罷了。”

“所以我就隻有來找陳先生您幫忙了。”

陳崢穩如泰山。

“你的事到底是什麼事對我而言這麼簡單?”

翟蒼不著急把話說開,反而再拍了拍手。

隨著他的拍手聲響起。

兩個黑衣人保鏢半蹲下把黑色皮箱放在地上打開。

天色還算明亮。

那四箱可是金燦燦的米金現鈔。

小看一眼也得有和一千萬左右的金額吧。

翟蒼張開雙臂向陳崢說。

“談交易之間得先有點禮貌才能談下去。”

“這是我送給陳先生您和夫人的見麵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