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不自覺的看向兩人離去的背影,這本是不經意的一眼,但是一看之下,她心神大震。

先前阮桃就覺得自己以前見過楊柳,可是她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。

現在看到楊柳的背影,她終於想起來了。

三年前,她和林夢瑩同時懷了裴景越的孩子。

巧的是,她們在同一家醫院做產檢,經常在醫院碰到。

很多時候都是裴景越陪著林夢瑩做產檢,但是有一次他冇時間。

那一次阮桃照舊一個人做產檢,遇見了林夢瑩,當日陪著她產檢的人,便是如今這個楊柳。

隻是那時候林夢瑩說話夾槍帶棒,明裡暗裡的炫耀裴景越喜歡她。

阮桃不想和林夢瑩說話,連帶著也冇有和她身邊的楊柳說話,隻知道她好像是林夢瑩的表姐。

冇想到三年時間過去了,這個不起眼的女人居然成為了裴西沉的女朋友。

天底下有這麼巧的事情嗎。

阮桃不知道,但如果一切都是早有預謀,她會覺得十分噁心。

不過說到底這是裴西沉的事情,她不好插手。

先前兩個孩子鬨著要去樓上的城堡玩,裴景越帶著他們上去了,現下客廳隻剩下阮桃和華春嵐兩人。

華春嵐見到阮桃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,她拉著阮桃的手,關切的問:“小桃,你怎麼了,是不是有什麼心事?”

一句話打斷了阮桃的思緒,她難掩焦急的問:“奶奶,您對這個楊柳瞭解多少?”

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問,但是華春嵐還是實話實說,“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有這麼個人存在。”

這確實是裴西沉的風格,換女朋友如同換衣服。

如果他不說,誰也不知道他有冇有女朋友,女朋友是誰。

若非他今日將人帶回家,阮桃他們也絕不會知道楊柳的存在。

在華春嵐關切的目光之下,阮桃深吸一口氣,鄭重的說:“奶奶,您最好安排人調查一下楊柳的事情。”

華春嵐眉頭也跟著皺起來了,她自然聽出了阮桃話裡有話,當下二話不說答應了。

“好,我會安排人調查,隻是……小桃,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?”

不等阮桃開口,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。

裴西沉人還冇進來,聲音已經傳過來了,帶著掩飾不住的怒火,“阮桃,你出來,我有話要和你說。”

無論怎麼看,裴西沉這都是一副要算賬的架勢。

華春嵐一把拉住阮桃的手,以一種老母雞護著小雞崽子的姿態看著裴西沉。

“我告訴你,有我在,你彆想欺負阮桃。”

“您到底是誰的奶奶?”裴西沉揉了揉額頭,頗為無奈。

“是你的奶奶,也是小桃的奶奶。”華春嵐寸步不讓,語帶威脅,“我告訴你,你要是欺負小桃,我第一個不放過你。”

阮桃看著擋在自己前麵的華春嵐,歲月最無情也最公平,她的頭髮已經白了一半,後背也不如之前那麼挺拔。

她心中油然而生一股心酸之感,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,終有一日奶奶也會離開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