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久,他纔開口:“關於我和柯可的事情,回去之後我再和你慢慢講,這裡麵的故事有些複雜。”

林恩恩也不說話,一臉所以呢?和我有什麼關係的表情,隻是盯著薄穆寒看。

他深呼吸一口氣,做足了思想準備道:“她對我們倆都有恩的,所以你能不能……彆排斥她?”

林恩恩被氣笑了,她不答反問,“你覺得我排斥她了?她剛說什麼了?”

周遭的空氣都因為兩人的爭吵有些凝固了。

林恩恩的態度說不上好。

“她說覺得插入了我們兩個之間的感情覺得很愧疚,還說你說了,如果她要跟著一起回去的話,你就要把我趕出去……”說到這裡,薄穆寒的神色有些委屈和受傷,他反問道:“是這樣嗎?”

林恩恩迎上他的目光,不卑不亢。

“你覺得我是那樣的人嗎?”

薄穆寒搖頭,“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,隻是以後可不可以幫著忙照顧她一下……”

薄穆寒還冇說完,林恩恩直接打斷。

“她救我一命,我很感激。但我林恩恩最討厭誰以恩情或是什麼彆的相挾,薄穆寒,你太不瞭解我了。”

說完,林恩恩轉身回了車上。

林恩恩和沐萱坐的一輛車。

肆言和薄穆寒還有柯可坐的一輛車。

這期間,薄穆寒想要搭話,但林恩恩根本不理他。

柯可倒是一個勁兒的道歉獻殷勤。

到服務區的時候還主動給薄穆寒接水什麼的。

隻可惜現在薄穆寒喝不下。

柯可能夠感覺得到,薄穆寒對她的態度變得更加疏離和客氣。

原本就算不上親密的關係更加雪上加霜。

是因為林恩恩嗎?

柯可眼神陰鷙。

一路上,大家都冇怎麼說話,氣氛顯得有些尷尬。

到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。

在車上,薄穆寒解決了柯可的住處。

在他的某處房產裡麵,是由沈淵帶著她去的。

走的時候,柯可似乎很不甘心,三步一回頭的。

但也知道,她彆無其他選擇。

她暗暗咬牙發誓,總有一天她會取代林恩恩的位置的……

這些,薄穆寒並不關心。

因為他自己,還得回去“負荊請罪”。

薄穆寒走回家,還以為自己的指紋已經被刪除了。

他忐忑不安的嘗試了一下,竟然打開了。

薄穆寒笑了笑,也總算舒了一口氣。

走進屋子,裡麵靜悄悄的,也冇開燈。

隻有林恩恩房間的燈還亮著。

於是薄穆寒深呼吸一口氣,走了上去。

林恩恩正在洗澡,門被輕輕敲響。

薄穆寒以為她還在生氣,原本想直接裡麵,手放在門把手上,卻發現房門冇關。

於是他試探著走了進去。

恰好就碰到林恩恩裹了個浴巾就出來。

兩兩相望,大眼瞪小眼。

薄穆寒驚訝的張大了嘴巴。

林恩恩抓起旁邊的枕頭扔了過去,罵了一聲“流氓”就趕快退回了浴室。

浴室裡麵傳來細細碎碎穿衣服的聲音。

引的人遐想連篇。

薄穆寒也是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,連忙道歉,“我……我不是有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