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姑奶奶我錯了,姑奶奶饒命!”

平頭男被打得嗷嗷叫,一邊抱著腦袋四處躲閃,一邊求饒。

沈唯一見沈檀打得起勁,生怕她真把人給打出好歹,不得不把人拉開道:“差不多了,再打就要出人命了!”

沈檀停下來喘了一口氣,這纔看向一旁的民警道:“警察同誌,我要告他們性騷擾,還有團夥打人和綁架。

民警看了一眼被打得鼻青眼腫,鼻血又開始嘩嘩往外流的平頭男,默了默道:“您放心,我們肯定會嚴肅處理,不過還要麻煩幾位跟我回趟警察局,做下筆錄。

其他幾個人也陸續被抓了回來,看著一行人被押上警車,沈唯一這纔看向盛汀道: “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”

“你冇事吧?”

兩人幾乎同時出聲。

“我冇事。

沈唯一搖了搖頭。

盛汀則道:“剛到一會。

下午交流會一結束,他就買機票趕了回去,原本想趁著假期最後兩天好好陪陪她。

結果一下車,就看到了時嶼給他發過來的視頻。

他連行李都來不及放回宿舍,就趕過來了。

結果走到半路就看到她被一群人圍著。

合著他一回來就去找自己了。

定然是時嶼跟他說了自己去了酒吧的事。

沈唯一此刻對上他的視線,不免有幾分心虛,她不光揹著他去了酒吧,還被對方看見自己和一群男人打架。

怕是之前在他心目中的那一點形象全都毀光了。

“這位是?”

沈檀活動了一下打人打酸的手臂,又把自己的包包跟高跟鞋從地上撿起來,這纔有空觀察起盛汀來。

沈唯一:“我男朋友,盛汀。

沈檀上下打量了盛汀一眼道:“原來這就是你那位新交的男朋友,長得果然挺帥的,配得上你。

不過,我怎麼覺得他好像有點眼熟?”

可不就眼熟,之前在酒吧她還慫恿自己去搭訕來著。

一行人被帶到附近的警局。

瞭解完事情的始末後,沈唯一三人就被放了出來。

這事不難定性,畢竟學校到酒吧附近這一帶都有監控,警方隻要調取監控很快就能弄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。

不出意外的話,那幾個人都要被拘留。

從警察局出來,沈檀提議道:“剛打了一架肚子都餓了,不如我們去吃點東西吧?”

附近就有一家火鍋店,三人直接走了進去。

沈檀嗜辣,直接點了一個麻辣鍋底,點完才意識到還冇問盛汀的意見。

“抱歉,忘了問你吃不吃辣了!”

她和沈唯一出來,一般都是吃辣鍋的,習慣了。

“沒關係。

盛汀道。

沈檀聞言笑著道:“那就好,火鍋就得吃辣的才過癮。

沈唯一倒是記得他口味偏清淡:“還是換個鴛鴦鍋吧?”

“不用麻煩!”

盛汀道。

沈唯一:“你不用勉強,其實鴛鴦鍋也是一樣的。

盛汀:“我想試試。

因為是她喜歡的,所有他也想要嘗試一下。

“那好吧,如果吃不慣,就不要勉強!”

沈唯一叮囑他道。

“好!”

盛汀微笑點了點頭。

“嘶——” 對麵的沈檀還冇開始吃就快被眼前這兩人的狗糧給餵飽了。